歡迎使用全站搜索,搜索好詞,好句,好文。

行走江南

心情隨筆

行走江南

更新時間:2018-12-23 11:20 手機版

行走江南

  我自小生長在江南,按理江南人身上流淌的血應與江南土地交會融合,我卻并不這樣。

  我的家鄉沒有北國萬里飄的光,也沒有江南梅時節獨有的雨迷蒙的旖旎氣息。它只是一個廣義的江南。我向往一個真正的江南。

  我沒去到過江南,卻在各式各類的國風歌曲中領略過江南的意境。幻想中的江南應是四面環水,咫尺往來,都需靠舟楫。

  全鎮依河成街,橋街相連。河埠廊坊、過街騎樓、臨河水閣,一派古樸幽靜,還有淡淡的疏離的薄煙籠罩在白墻黑瓦的簡樸樓房的上空。

  江南的小鎮或許永久籠罩著薄薄的雨霧,裊裊炊煙緩緩從小屋上頭升起,有些意料之外的溫暖。

  每個人心中或許都有自己獨一無二的江南,它托付起我們對那份靜謐與完美的文藝幻想。

  正如《琵琶語》中所構畫出的江南美。這支循環了將近一年的曲子陪伴我灰色的高三,讓我心里多少有了些慰藉,還有對未來的希冀。

  能活在這樣一種單純美妙的音樂和這一片秦磚漢瓦遺風的藍印世界,只有心的震顫和寧靜。

  我沉迷于這種奢侈,宛如望見于千年古鎮之上,巨幅的藍印花布懸天而掛,迎風擺著。

  素潔的白色小花印入古樸的藍,在光的投射下,亮而不艷,實而不華。

  簡單樸素的心被那些藍印花布包裹起來,竟突然生出很多的感動來。不為人,不為事,只為這漾在眼波里的素寂的美。

  心素如簡,人淡如菊。我看到了童真,是一大片青蔥竹林里一個扎著雙馬尾的小女孩和她的玩伴,手中緊握糖餅和在風中搖曳著的風車。

  從日出到遲暮,往返竹林與村頭之間,歡笑灑落遍地。人說郎騎竹馬來,繞床弄青梅,大抵如此。

  想起納蘭曾說過:倘異日者,脫屣宦途,拂衣委巷,漁莊蟹舍,足我生涯。藥臼茶鐺,銷茲歲月,皋橋作客,石屋稱農。

  恒抱影于林泉,遂忘情于軒冕,是吾愿也,然不敢必也。

  生于富貴世家,是個人人艷羨的貴公子,朝中首輔明珠之子。

  一出生注定要不平凡,卻說自己“別有根芽,不是人間富貴花”,渴望學蘇軾陽羨買田,渴望學蘇舜欽筑亭滄浪……

  納蘭一生執著的,不是做個風光侍衛郎,而是一個沒有朝中雜物紛擾與世俗煩惱的樸素江南。

  “月子彎彎照九州,幾家歡樂幾家愁。”一向很喜歡這句詩,由南宋江南吳地一帶民歌演化而來,寫的雖是各地民間疾苦,勾勒出的意境卻是江南一帶獨有的氣質。

  我沒去過江南,卻在書中,音樂里領略過江南的美。此時我聽著《琵琶語》,腦海中浮現出一段文字描述過的畫面:

  他突然看到一個孩子從身邊跑了過去,邊跑邊跳,騎著竹馬,跑到了藕蕩橋的那邊,跑到了苧蘿山的那邊,跑到了五湖的對岸……

  他收起了釣竿,收拾了釣筒,在夕陽里信步回程。

  他沒有帶走一尾魚兒,只帶走了滿塘荷葉的清香。

本頁面《行走江南》的轉載信息

本頁標題:行走江南

本頁地址:http://www.wapqy.cn/xinqing/47023.html

轉載請以鏈接標題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處,謝謝!

立即博开户 晋宁县| 大庆市| 师宗县| 莎车县| 临西县| 水城县| 延川县| 潮安县| 福州市| 油尖旺区| 南投县| 塔河县| 永寿县| 无棣县| 米易县| 祁门县| 老河口市| 郸城县| 皮山县| 富平县| 蛟河市| 新竹县| 曲水县| 宁波市| 神木县| 乌鲁木齐市| 靖安县| 阿图什市| 南城县| 蒲城县| 黔西县| 裕民县| 师宗县| 钟祥市| 深泽县| 东港市| 雅安市| 安达市| 武义县| 赤水市| 台中市| 云安县| 闽侯县| 磐石市| 饶河县| 宝坻区| 平塘县| 白山市| 浦城县| 兰西县| 麻栗坡县| 茶陵县| 师宗县| 集安市| 富源县| 和龙市| 中卫市| 开远市| 山丹县| 蒲江县| 扎囊县| 萨迦县| 涡阳县| 垦利县| 镇雄县| 长阳| 黄陵县| 阜新| 赫章县| 周宁县| 卢湾区| 开原市| 罗江县| 渭南市| 商城县| 建宁县| 佛坪县| 崇阳县| 田林县| 思茅市| 巴东县| 涟水县| 长岛县| 长顺县| 枝江市| 台南县| 仁化县| 固镇县| 绥中县| 阳东县| 康定县| 疏勒县| 察哈| 高尔夫| 石嘴山市| 小金县| 奉贤区| 正镶白旗| 玉门市| 许昌市| 商洛市| 城固县| 红原县| 溆浦县| 清原| 星子县| 明光市| 商丘市| 云龙县| 鄂伦春自治旗| 庆阳市| 论坛| 延川县| 隆回县| 丰都县| 呼图壁县| 莎车县| 田林县| 门源| 慈利县| 图们市| 雷波县| 威信县| 堆龙德庆县| 三明市| 托克逊县| 泸州市| 尼勒克县| 河南省| 勐海县| 宁强县| 辉南县| 柳江县| 体育| 遂宁市| 雷波县| 堆龙德庆县|